为什么说悦刻不一样,悦刻要做电子烟行业的“名门正派”

  为什么说悦刻不一样,悦刻要做电子烟行业的“名门正派”。

  01

  CSR“三原则”

  将近100年前,美国公司法学界爆发了一场著名的争论。

  两位学者,一位叫多德,一位叫贝利,两个人争论的主题是:公司的经理人员到底是谁的受托人?

  多德说,公司对雇员、消费者和公众都负有社会责任;贝利坚决反对,他说,“商业公司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为股东赚钱,如果对股东之外的人负责,公司法规则就会颠覆。”

  这场争论实质是关于“企业社会责任”(CSR)这个概念的争论——企业到底要不要承担社会责任?企业存在的唯一目的是不是为股东赚钱?

  这场争论持续了很长时间,不光法学家,很多经济学家、营销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学家也都卷入其中。

  现代营销学之父菲利普·科特勒在他的自传中,专门提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的一种很有代表性的观点——企业有且只有一项社会责任,就是利用他的资源从事旨在提高利润的活动,只要他能保持在游戏规则之内。

  中国企业家王石前些年也曾因为企业慈善捐助的事情,引来巨大的批评。

  菲利普·科特勒作为著名的营销学家,他坚决反对企业只沉醉于为股东赚钱,他认为企业必须要承担“道德义务”,道理很简单,因为企业从社会中获得了很多好处,比如道路、桥梁、港口,而且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有助于提高声誉,获得好感。

  今天,“企业社会责任”已经成为共识。社会责任不只是每年做点慈善、扶贫、捐款那么简单,而是在整个生产过程中都要关注人的价值,强调对环境、消费者、对社会的贡献。比如废除童工,保障员工休息,反对商业贿赂,保护环境,反对职业歧视等等。

  很多成功的企业,尤其是跨国企业,能够成功不仅仅是产品、服务做得好,还因为在社会责任承担方面身先士卒,彰显了强烈的价值观,赢得政府的支持,以及社会和公众舆论的好感。企业社会责任已经成为企业基因的组成部分。

  成功的企业往往遵循社会责任三原则:

  一是主动,不是在面对政府、媒体的压力时再去承担企业责任,而是积极主动,做在前面。

  二是实践,将企业社会责任贯穿于企业生产全流程,每个环节,每个细节之中。

  三是因地制宜,全球化时代企业要善于根据每个不同地区人们关注的焦点和敏感点,去倡导和实践企业社会责任。

  02

  悦刻要做“名门正派”

  中国电子烟行业头部企业RELX悦刻也是这样做的。

  在整个电子烟行业面临监管压力和舆论压力之时,12月18日,悦刻在珠海举办“悦刻暖科技的守护”媒体开放日活动,宣布已启用全球最智能、最严密的未成年人智能保护系统——向阳花系统,将逐步推进系统在悦刻专卖店、智能贩售机、RELX ME APP等6大场景部署,实现从店铺选址到用户购买的各个环节,可预防、可追溯、人性化的防范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

  “我们从创立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倡导两个反对,”RELX悦刻创始人一是反对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二是反对在未成年人面前使用电子烟,这是悦刻的社会责任,也是悦刻的价值观。

  图:RELX悦刻创始人&CEO汪莹。

  悦刻在承担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彰显了上文提到的三原则。

  一是主动,国家没有标准,行业没有标准的时候,悦刻先行。

  悦刻是国内电子烟企业中第一家投入重金自建实验室,打造全流程检测标准的企业。今年9月,我曾走进悦刻在深圳投入2000万打造的实验室,观摩悦刻对17大类烟油品质安全检测项目流程,涵盖54个具体指标。

  再比如,全球电子烟主要标准中并没有规定苯系物残留的参考值,悦刻的企业标准选择了最严格的的饮用水标准,对烟油中的苯、甲苯、乙苯、二甲苯总量进行安全检测,即所用烟油中的苯系物含量不得高于饮用水中苯系物含量。

  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2018年1月,RELX悦刻明确提出禁止向18岁以下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并在RELX悦刻第一款产品发布后,主动在产品外包装和说明书的明显位置印上“未成年人等人群请勿使用”、“避免儿童接触”等提醒,走在监管的前面。

  二是实践,将企业社会责任贯穿于电子烟生产、销售全流程、每个环节。技术向善,价值观先行。

  悦刻在发布会现场设置了展示和体验区,我看到,每一位顾客在步入悦刻专卖店的那一刻,向阳花系统已在精准运转,通过智能摄像头的图片采集+云端数据分析,极速判断走进店里的人的年龄,一旦有未成年人进入,店员就会收到系统预警提醒,停下手头工作上前劝阻对方离开。

  在购买环节,向阳花系统还设有更加严格的验证环节。只有经过了“姓名—证件号—人脸”三道关卡验龄的消费者,才能顺利进行付款。

  走出悦刻专卖店,也有向阳花系统的时刻“守护”:在智能贩售机上购买产品时,用户也必须通过智能验龄系统的认证;同时,系统已设置电子围栏,确保不在中小学等未成年人密集区域区域开设任何形式售卖场景,在空间上可阻隔未成年人接触电子烟产品。

  为避免未成年人在信息层面接触电子烟,RELX ME APP已上线年龄验证系统;在智能电子烟产品悦刻灵点上还设有智能童锁功能,用户可通过RELX ME APP一键切断通电,防止未成年人使用。

  总之,你能想到的未成年人一切可能接触和使用电子烟的场景,悦刻基本上都想到了。

  为了确保这些政策落到实处,悦刻联合创始人、渠道销售负责人蒋龙还公布了处罚办法,如果有代理商自营渠道违规销售产品给未成年人,悦刻将追缴违约金人民币20万元,并调整授权区域、渠道,情节严重者将停止合作。

  同时,悦刻还设立独立督察组,由CEO汪莹担任督察组组长,主动巡查,接受检举。

  三是因地制宜,根据全球不同国家对电子烟的政策和担忧,主动承担企业责任,改变人们的抵触和和敌意。

  悦刻的创始团队和管理层是一群有着全球化企业工作背景的人,我几次采访,都能感受到创始人汪莹的视野非常开阔,对电子烟行业在全球的政策复杂性有充分的耐心,对不同国家的不同政策如数家珍。悦刻也是着眼全球化布局,产品走进了全球市场,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向阳花系统也将走进全球不同的国家,践行企业社会责任。

  “悦刻要做电子烟行业的名门正派,”悦刻高管郭光东说,“悦刻主动给自己带上紧箍咒,这就是悦刻的价值观。”

  03

  带领行业“良性增长”

  再说行业。

  著名管理学大师拉姆·查兰写了一本书《良性增长——盈利性增长的底层逻辑》,倡导一个行业要实现价值增长、良性增长,而不是急功近利的野蛮性增长,因为后者终归不可持续。

  过去两年,坦白说,中国电子业行业经历了一波野蛮生长,各种名人、KOL纷纷入局其中,倍受瞩目。

  但伴随着国家相关监管部门对监管的收紧,以及舆论的压力,电子烟行业目前正进入一个震荡调整期。整个行业何去何从,正经历着严峻的考验。

  整个电子业行业无疑需要进入良性增长、价值增长,没有约束、没有自律、没有标准的粗放式增长难以为继,最终将伤害到整个行业,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独善其身。

  类似的案例在不同的行业里都得到相同的验证。比如网贷行业、在线教育、共享出行等等,一旦行业不好,企业也很难好。那些真正走在头部、目光长远的企业,考虑问题的着眼点不仅局限于自身,而是整个行业。

  悦刻也是这样考虑问题。

  悦刻发起守护者联盟,自建烟油实验室并制定严格烟油企业标准,倡导未成年人保护,其目的还是为了共创有序行业环境,让整个行业“良性增长”,向行业输出标准,提供经验。

  “如果我们的向阳花系统能够经得住时间的检验,切实保护未成年人,我们将对技术完全开放,同行都可以使用,完全没有问题,这也是我们非常乐见的。”汪莹说。

  在回答我关于悦刻主要的竞争对手是谁的提问时,汪莹说,她不认为悦刻的竞争对手是同行,或是传统的烟草企业,悦刻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全球那些能够影响决策、舆论和公众的“心智认知”,要改变这个“心智认知”是最重要的事情。

  很多人笼统的认为电子烟不安全,甚至比传统烟草危害更大。在汪莹看来,这些看法需要改变。雾化电子烟比传统烟草健康,也成为许多人戒掉传统烟草的替代品。当然未成年人绝对不可以使用电子烟,这是悦刻的底线和红线,也是行业的底线和红线。

  一个积极的现象是,悦刻发起的“守护者计划”受到了来自用户和零售商的积极响应。此次媒体开放日上悦刻进一步发起“守护者联盟”,呼吁用户、合作伙伴共同加入“守护者计划”,共同守护未成年人,也受到了专家和媒体的肯定。

  有专家认为,悦刻更主动的措施设置和更先进的技术应用,有望让电子烟成为在未成年人保护方面执行最为彻底的行业,进而有希望为酒类等同样需要践行未成年人保护的相关行业提供经验思路。

  电子烟行业正走在良性发展的路上。“增长是组织存续的必然选择,而良性增长是组织可持续的终极保障。”管理大师拉姆·查兰的这句话,对眼下的电子烟行业,无疑非常贴切。

内容版权声明:本站新闻皆为来自互联网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ydrc.cn/relxpp/2021022510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