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乡,在熟悉的山山水水中,开RELX悦刻专卖店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21日电 疫情好转的6月,钟磊和朋友一起投资的三家悦刻专卖店准备在端午节开业,他开着车在江西省赣州市市区及周边县城来回倒转,一一确认每个门店开业前需要完成的各种事项。

  与此同时,远在贵州省兴义市的韦小烽发现,自己在兴义市开的悦刻专卖店,在过去短短的几个月里,跨过了新店培育的爬坡期,稳定在了不错的月销量水平上。而四川省绵阳市一位名叫方振宇的悦刻专卖店店主,正在店里为即将到来的6·18大促补足货品,准备大干一场。

  这三个年轻人,他们不曾见过,也互不认识,但曾在一线城市“追梦”的他们,有相似的创业追求,也不约而同地在自己人生道路上做了一个选择——回到家乡,在熟悉的一山一水中,找寻自己的发展机会。

  幸运的是,近两年来,下沉市场人口消费升级的需求得到广泛关注,在品牌竞相下沉的热潮中,机会不再专属于大城市,钟磊,韦小烽和方振宇的创业梦想也有了更多可实现的途径。

  2019年,冥冥之中,相距千里的他们,在“开悦刻专卖店”这条创业路上,走到了一起。

  江西赣州钟磊:

  无惧疫情影响 半年在市、县连开5家悦刻专卖店

  “在赣江边出生,喝赣江水长大”,今年25岁的钟磊,在大学毕业之前从未离开过江西,然而,这个长着张娃娃脸,一脸稚气的男生,心里却反差十足地藏着一颗“爱折腾”的心。

  从中学开始,钟磊就向同学做起了小买卖,大学毕业后他决心先通过工作历练历练,然后寻找创业机会。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创业机会不在毕业后一心奔向的广州,也不在随后返回的南昌,而是在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老家——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

  钟磊

  兴国县下辖8镇17乡,拥有超过80万的人口,正是近两年来品牌竞相进入的“下沉市场”。2018年,钟磊和几个朋友搭伙,拿到了小米专卖店的加盟授权,在兴国县县城开出了第一家小米专卖店。

  转身成为一店之主,彼时23岁的钟磊心里没有底,但经营一段时间后,他看到,县城有着惊人的、由消费升级带来的购买力,于是他默默寻找和留意更多的机会。不久后,这个新机会与他不期而遇。

  钟磊是个“老烟枪”,工作压力大的时候,一天2-3包烟是常有的时候,2018年底,他买来一套悦刻,试用几天后,觉得很不错,顿时对RELX悦刻心生好感。

  然而,下沉市场对新事物的接受需要更多的时间,一年后,钟磊“卖悦刻”的想法才得以实现——2020年1月,钟磊在赣州市步步高商场开了赣州第一家悦刻专卖店。迟来的,或许也是值得期待。

  钟磊介绍,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专卖店第一个月只营业了20天,但销售额突破了3万元,而接下来疫情最严重的两个月,依然有顾客主动找到他复购雾化弹,店里的月销售额翻番。

  钟磊第一家悦刻专卖店,位于赣州市步步高商场

  有趣的是,钟磊发现,居然有顾客驱车150公里,从兴国县来到赣州市,只为了买3套悦刻,他当下立刻找到在兴国县做通讯生意的朋友,两人一拍即合,半个月后,一家悦刻专卖店在兴国县最繁华的“通讯一条街”正式营业。

  及至今年5月份,随着门店每月的销量以1-2万元的增量上涨,钟磊有了“迈大步子”的信心和急迫感,“从经营情况来看,悦刻是一门好生意,品牌自带流量光环,不用担心没有销量,开店的投入成本也相对较小,最重要的是,现在是市场的空白期,正是赶紧插旗布点抢占市场的好时机”。

  “我希望自己在这股品牌下沉的热潮中,抓住属于自己的机遇,做出不一样的事情”,钟磊说。端午节当天,钟磊联合几个朋友,在赣州开发区、南康区以及于都县开出的三家悦刻专卖店正式营业。

  四川绵阳方振宇:

  连续创业8年,“这回总算成了”

  疫情期间快速开悦刻专卖店的,还有老家在四川省绵阳市的方振宇,不同的是,方振宇是资深电子烟玩家,也是连续创业者。

  2013年,方振宇从“漂了”两年的北京回到成都,开始创业,他率先尝试将自己此前熟悉的家电智能互联工程项目引入成都,但由于产品太过超前,最后不了了之,反倒是在绵阳无心插柳的蒸汽大烟雾工作室有了起色。

  方振宇

  此后几年里,在朋友的支持和鼓励下,方振宇在蒸汽大烟雾领域做得有声有色。至2018年底,面临着蒸汽大烟雾日渐式微和价格紊乱的行业危机,方振宇开始转向封闭式小烟,并在2019年3月拿到了RELX悦刻成都零售合作的授权,由此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创业。

  这也是方振宇在众多电子小烟品牌中单押悦刻的开始。2019年初,方振宇在自己的蒸汽大烟雾实体店试水了不少品牌的电子小烟,与悦刻达成合作后,他在2019年4月关闭了这家门店,并在一个月后开出了绵阳第二家悦刻专卖店。

  在他看来,悦刻稳定的产品质量、给力的品牌支持和强有力的控价能力给了他很多的信心,这也是他选择押注RELX悦刻的关键原因。

  “我分外看重价格稳定的因素,因为相比于蒸汽大烟雾,电子小烟的利润空间较小,并且越往低线城市,经销和零售渠道就越乱,因而更需要品牌方在控价方面有所作为”,方振宇进一步解释道。

  他提及初次与悦刻接触的小插曲——2018年中旬,悦刻工作人员通过电话联系上了他,希望洽谈合作,不过方振宇说,他当即拒绝了。

  “当时悦刻工作人员说会确保产品价格稳定和防止窜货,我真的一点都不相信,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电子烟生意,从来没有品牌方会进行控价,不过这个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后来合作时才发现,RELX悦刻的控价做得真不错”,方振宇回忆道。

  方振宇第一家悦刻专卖店

  让方振宇觉得不错的还有悦刻专卖店的销售业绩——门店正式营业的当月就卖出了8万元的销量,目前该门店单月销量达到十几万。

  2020年3月-5月,方振宇在绵阳再开出了自己的第二家和第三家悦刻专卖店。之所以敢于投入,他说是因为自己很看好悦刻未来的前景,并且,根据多年在绵阳开店的经验,他对绵阳人的消费潜力毫不怀疑。

  “绵阳是四川的第二大城市,人口有500万以上,除了一些奢侈品消费以外,我觉着绵阳的消费力不差于成都,并且,现在绵阳朝着多中心发展,各个区域未来会有更多可挖掘的机会。”

  在新开的两家门店走上正规后,歇下来的方振宇突然意识到,这次创业不一样了,“之前一直有种在创业路上的感觉,但这次好像成功了”。

  贵州兴义韦小烽:

  远方哪有家乡“香” 回家创业开悦刻专卖店

  贵州小伙韦小烽,今年26岁,两年前,他从上海一家食品公司辞职,毅然回到家乡贵州兴义市,打算自己创业。

  “一线城市的生活五光十色,但工作需要经常出差,时间久了就觉得很疲惫”,韦小烽说,他回家前并没有预先想好做什么创业项目,直到2019年初,因为朋友的介绍成为悦刻用户后,他才对未来的规划有了眉目。

  韦小烽

  “不得不说,悦刻很好,我很早就接触过电子烟,一直有在尝试新的产品,曾托朋友从国外买过加热不燃烧的电子烟,但用不惯,可一用悦刻就感觉很不错,之后我就时刻关注国内电子烟行业的动态,也由此结识了RELX悦刻贵州的经销商。”

  深入了解之后,韦小烽有了开一家悦刻专卖店的想法,然而,让他比较顾忌的是,自己此前没有开店的经验,并且他也不确定,一个首次消费单价为299元的产品,能否在兴义市这样的县级市有足够的市场容量。

  但好在开店需要投入的资金不多,韦小烽决定试一试。

  抱着半期待半担忧的心情,韦小烽的悦刻专卖店在2019年9月25日正式营业,出乎他意料的是,虽然自己是兴义市首吃螃蟹的人,但门店的销量快速爬高,不仅早早收回了前期的投入成本,门店也在短短的几个月渡过了爬坡期,目前单月销量突破了9万元。

  进入零售圈后,韦小烽也对兴义市的市场有了新的认识,他说:“其实很多像我这样回到家乡发展的人,他们会追求有品质的产品、有品质的生活,对品牌的认可度,多过对价格的敏感,所以下沉市场并不缺消费力,反而缺的是好产品,好服务。”

  韦小烽的悦刻专卖店门面

  期间,韦小烽还总结出了几点在三线及以下城市开悦刻专卖店的经验。

  “一是,下沉市场的人口和城市规模不大,所以开店选址时尽量找人流量集中的商场或者街边,这样才能放大品牌效应;二是,中低线城市是熟人社会,店主自己就是最好的宣传渠道,只有自己了解产品,熟悉每个功能和产品的区别,才有最好的推广力;三是,好的服务、好的口碑是最好的顾客黏合剂,才有可能由一及二、二及三地开拓出更多的顾客。”

  韦小烽说,疫情后,自己正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专卖店里,目前打算开多一家的悦刻专卖店。(中新经纬APP)

  

内容版权声明:本站新闻皆为来自互联网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ydrc.cn/relxpp/202105071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