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三大硬件是华为手机、大疆无人机和悦刻电子烟?

  “好饮烟者,悦然无忧”是悦刻的愿景,他们瞄准全球10亿烟民的市场。“20年后,地球上的10亿烟民会变成什么样子?”汪莹的这个问题,似乎只有时间可以作答。

  撰文 | 蓝洞商业 赵卫卫

  1

  我是带着些怀疑去的,以为悦刻的开放日是一场“秀”。

  一年多的时间,以悦刻为代表的电子烟新秀们,凭借资本加持和激进的市场打法,让原本属于小众人群的“蒸汽烟”急速出圈,挑动着非烟民们的敏感神经。

  “手机、无人机、电子烟是深圳三大硬件”,悦刻公关市场负责人郭光东这句话的背后,暗指的是华为、大疆和悦刻。

  事实上,悦刻工厂厂房顶上的LOGO还没来得及换掉,这里曾是深圳无人机企业“一电科技”的厂房,在一电科技的规划里,这是它的总部所在,但如今,只有悦刻的生产线在忙碌着。

  “工厂是需要持续投入的,最终会到两三千万美金吧”,悦刻CEO汪莹告诉「蓝洞商业」。

  出现在悦刻开放日上的汪莹,她随身带着两支悦刻电子烟,一只经典款,另一个是最新的智能款“灵点”。西瓜味的烟气从她口中呼出,她身体力行地为悦刻代言。早年间在Uber工作时,压力大的时候她也会抽纸烟,但并不上瘾。

  这不是一场“秀”,悦刻开放日的诚意在于,不仅是展示生产产品的品质,而是行动证明行业第一的品牌信誉。

  最扎心的一句话莫过于交流会的最后一幕,PPT上写着,“我们的家人、同事和朋友都在使用RELX,我们怎么会不确保它有世界一流的安全和品质呢?”

  “安全和品质”这五个字,被放大了一个字号。

  2

  这场“秀”从悦刻实验室开始,进门的黑色门垫上写着:NO SMOKING, RELX ONLY。悦刻实验室负责人姜兴涛也说过一句类似的话:你可以选择不抽,要抽就只抽悦刻。

  悦刻实验室在波顿科技园里,年轻的悦刻依然离不开深圳老牌电子烟企业们的供应链支持。波顿为悦刻的烟弹提供原材料,是其供应商之一。

  姜兴涛就来自波顿,那是他工作10多年的地方,从波顿香料集团研发中心副总监变成悦刻烟油和烟气的研发总监。在悦刻的官网上,他的照片和悦刻CEO汪莹等几位核心人员列在一起。

  姜兴涛脸上一直挂着笑,给来访的人介绍耗资2000万人民币打造的、300平米的悦刻实验室,符合CNAS实验室所谓的认证要求。

  透明的巨大玻璃将整个空间隔成样品室、色谱实验室等若干个区间。进门的玻璃上贴着一张表格,写着“‘什么事要找谁’之烟油研发部”,排名第一的就是姜兴涛,找他对接的事项是:新口味研发需求、研发进展。

  但姜兴涛告诉「蓝洞商业」,“对我来说,烟油的口味研发相对简单,进样萃取,口味根据市场来”,悦刻实验室承载的更大功能在于,对电子烟烟油以及挥发出来直接入口的烟气进行品质检测和管控。

  在投资最大的色谱实验室里,工作人员正在对烟油的尼古丁、重金属含量等进行测试,以保证基本指标的合格。

  检测设备是实验室投资最大的部分,这是肉眼可见的,而这背后,是悦刻建立的一套严苛的电子烟企业标准,对电子烟雾化液和电子烟释放物进行详细的规范。某种程度上,实验室是悦刻品质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姜兴涛告诉「蓝洞商业」,悦刻的实验室一期只用了两个月时间建成,这个速度是传统电子烟企业比不了的。

  3

  如果说,悦刻实验室耗资不菲的数据检测设备不易被看懂,悦刻生产工厂里4000多生产流水线的工人齐头工作的场面则亲切的多,这是这场“秀”的壮观之处。

  这个工厂7月底正式建成投产,由悦刻和代工商麦克韦尔共同管理和运营。烟弹的峰值产能达到每个月5000万,支撑悦刻在全球43个国家和地区的销售。

  “TIME TO RELX”,工厂进门的黑色门垫这样写着。

  每个工人都熟练地打造手里的部件,这些零小的部件经过压磁铁、注液、激光打码等工序之后,组成一个个完整烟弹。

  这是一个异常整洁的环境,进入之前,要经过封闭的风淋除尘,工人穿着白色的防尘防静电服,150米长的流水线看上去跟手机工厂的流水线没什么区别。

  细节上的区别在于,每一组流水线上生产烟弹的口味,不同的颜色和字母代表不同的口味和尼古丁含量,诸如淡蓝色的薄荷、深蓝色的蓝莓、红色的西瓜等,而红牛、可乐沙冰和杨枝甘露这些新口味还没来得及分配新颜色,统一以黑色替代。

  细数一下,悦刻烟弹的口味一共21种之多。

  在汪莹看来,“喜欢用电子烟的人,大多数都会喜欢甜味。因为没有人是喜欢苦味的,以前吸烟的人不是对苦味和烟味成瘾,而是对尼古丁和烟草公司添加的种种东西成瘾。”

  4

  这是悦刻实验室、尤其是生产制造工厂第一次暴露在媒体面前,汪莹的初衷是,对社会公众保持必要的透明和公开,监督和陪伴悦刻成长。

  汪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宝洁ESO团队,管理诸如品客薯片等。汪莹的团队负责每一批土豆的转基因测试,每一批检测结果都需要她的签字。

  这份工作带给汪莹的认知是,“这是你对产品负责任的做法”,汪莹告诉「蓝洞商业」,如今土豆变成了烟油,烟油比土豆复杂在,它会变成气态,这也是为什么汪莹和闻一龙挖来行业资深的姜兴涛。“供应链的安全品控要严格,这不是靠制定标准,而是靠专业的负责人。”

  如果把悦刻形容为一个人,负责品质的实验室和负责效率的工厂是悦刻的左膀,右臂就是庞大的市场销售体系。如今,前者已经展露冰山一角,后者还在狂飙突进。

  这样的“左膀右臂”也是负责悦刻供应链的闻一龙把产量从去年4月至今提升了160倍的原因所在,但他依然要面对销售团队的挑战,“怎么生产不出来?”

  截至2019年上半年,悦刻已经占据中国电子烟市场44%的市场份额,远超二到十名的总和。汪莹在开放日透露,悦刻在2019年8月底已经达到60%,年底的目标是70%。

  5

  只要打开手机地图搜索“悦刻”,总能找到几家悦刻专营店。黑色的门脸,面积不大,通常只有几十平米。

  在电子烟产品同质化的竞争中,悦刻似乎一骑绝尘,但汪莹着眼的还是未来,未来的区别在于愿景和使命。

  她以百度和谷歌举例,“两家企业如果在第一年的相似度是50%,以年对年的相似度迭代,五年后的相似度只有3%,20年后的相似度只有万分之一。”

  “好饮烟者,悦然无忧”是悦刻的愿景,他们瞄准全球10亿烟民的市场,“20年后,地球上10亿烟民会变成什么样子?”汪莹的这个问题,似乎只有时间可以作答。

  6

  “日子还长呢,这个行业的波澜起伏还都在后面,多着呢。”汪莹说。

  其实,眼下的战争即将开始,美国最大的电子烟品牌JUUL已经进入中国,但其天猫和京东的店铺上线5天后就被下架。JUUL原本接受了「蓝洞商业」的采访邀约,但几天之后又表示暂时没有采访计划。

  在汪莹看来,“目前悦刻最关注的海外竞争对手就是JUUL,烟草公司要一步一步来,既是学习和了解的对象,也要重点关注,比起他们,悦刻从体量和资源上还小得多。”

  目前,营销和市场团队是悦刻对抗JUUL的最大武器,但汪莹说,“不同时期的武器都不一样,有的时期是产品第一,有的时期是渠道为王,但终极还是品牌价值。”

  这个世界唯一不可复制的就是,你要干什么。常有人问汪莹,悦刻有啥不一样?她告诉「蓝洞商业」,战争论中讲,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优势,只是在所有的关键点,确保资源充沛地去打仗。资源充沛,且能够在关键决策点用对用好,才能不断制造相对优势的叠加。

  结束与汪莹的专访,已是晚上11点半,她还要找闻一龙处理项目对接的事宜,悦刻办公室里的空调已经停了,空气闷热起来,但还有一位研发设计的工作人员在加班。

  众人散去,汪莹匆匆打上一辆专车,消失在夜雾中。

  

内容版权声明:本站新闻皆为来自互联网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ydrc.cn/relxpp/202105071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