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刻电子烟三年上市 39岁汪莹财富暴增1600亿

  资本市场的暴富神话仍在持续。先有黄铮凭借拼多多股价暴涨成为80后“第一人”;后有钟睒睒凭借农夫山泉上市成为亚洲首富。最新通过上市实现财富暴增的是“网红”电子烟悦刻的创始人汪莹。

  1月22日晚间,电子烟品牌RELX悦刻母公司雾芯科技(RLX)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12美元。雾芯科技开盘后股价迅速暴涨104%,直接触发熔断停牌。恢复交易后,雾芯科技盘中股价最高涨幅达158%,收盘涨145.9%,市值达到458亿美元,近3000亿人民币。

  雾芯科技的主要产品包括电子烟烟杆和烟弹,旗下拥有电子烟品牌悦刻。截至去年三季度,悦刻品牌国内市场占有率达 62.6%。

  随着雾芯科技上市,现年39岁的创始人汪莹也走到了聚光灯下,一夜成为仅次于杨惠妍的中国第二女富豪。

  汪莹拥有西安交通大学金融学士学位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MBA学位,曾先后入职宝洁和贝恩咨询。优步进入中国后,汪莹是早期的城市GM之一,后成为中国区域总经理。2016年滴滴合并优步中国业务,汪莹也顺势进入滴滴。

  2018年1月,汪莹创办雾芯科技并担任CEO。作为悦刻第一大股东,上市后汪莹持股54.3%。按如今市值来算,其身价达到248亿美元,相当于1606亿人民币。这意味着,汪莹的财富已经超过秦英林、李书福等老牌富豪,也超过刘强东、李彦宏等互联网巨头。而悦刻自2018年1月成立至今不过三年时间。

  在去年8月的胡润百富榜中,汪莹以30亿财富排在1739位,短短几个月就以超过1600亿财富成为中国富豪Top 15的成员。这样的财富增速,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似乎只有同为80后的黄铮。这位拼多多掌门人从阿里、京东两强争霸的电商赛道杀出,同样三年上市,目前以606亿财富在中国富豪榜中排在第4位。

  如此迅速的财富积累速度,汪莹的悦刻到底有什么秘笈?

  成瘾经济

  短短三年,3000亿市值,悦刻积累财富的速度过于惊人。

  自2018年面世以来,悦刻仅用两年多时间就晋升为国内电子烟市场的头号玩家,市场占有率达到62.6%。2020年第三季度,悦刻的烟杆和烟弹的销售数额就分别达到300万套和6190万颗。相当于,悦刻每天能卖出3万多套烟杆和67万颗烟弹。

  反映在业绩上,2018年到2020年前三季度,悦刻实现营收分别为1.33亿元、15.49亿元和22.01亿元,期间同比增长1065%和93%;同期净利润分别约为-28.7万元、4774.8万元和1.09亿元,期间同比增长16736.93%和10.8%。

  悦刻的业绩在2019年爆发,也在2019年降速。2019年10月底,监管层出台规定,给电子烟销售的对象范围和线上销售渠道戴上了“紧箍咒”。以此为分界线,悦刻 “电商+线下”销售模式,转变为主要依靠线下渠道进行销售。2018年到2020年前三季度,悦刻通过第三方电商平台向最终用户销售的收入占比从33.5%降至0,销售给线下分销商的收入占比从60.2%升至98.2%。

  悦刻也因此拉大了与其他电子烟品牌的差距。在线上限售令下,一些以线上电商平台为主要销售渠道的品牌甚至彻底出局,反观及时转战线下的悦刻市占率不断提升。截至2020年三季末,悦刻与110个授权分销商合作,拥有超5000家专卖店和超10万家零售店,市场占有率达到62.6%。

  但线下的成本远比线上要高得多,反映在业绩上是悦刻盈利水平在下降。2019年,悦刻的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44.7%下滑至37.5%,2020年前三季度虽微弱反弹至37.9%,但同比降幅仍达到2.4个百分点。

  2020年第三季度,悦刻虽然实现营收11.2亿元,创出单季最高营收,但当期净利仅有780万元,为2019年以来单季度盈利最低。

  与此同时,高额的线下成本也让悦刻的负债居高不下。2018年到2020年三季末,悦刻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3.7%、92.64%和87.42%,虽然相比三年前负债率有所降低,考虑到同期悦刻资产从1.06亿攀升至5.86亿,负债总额的增幅仍然非常明显。

  市场对于悦刻的狂热追捧是显而易见的,但值得疑问的是:悦刻的高增长可以持续吗?

  狂欢背后

  悦刻财富爆发背后,是资本市场电子烟盛宴的缩影。近年来,电子烟作为一种宣传为可替代香烟的产品,凭借能够大幅降低有害成分的功能,以健康、时尚的形象受到烟民尤其是年轻消费者们的欢迎。

  在悦刻成功上市之前,其产业链上下游玩家已经率先收获了一笔财富。

  悦刻合作运营方爱施德(002416.SZ)自1月15日起连开三个涨停板。不过由于最近定增失败和大股东减持,1月25日以跌停报收。目前市值155亿,年初至今涨幅达到68%。

  此外,悦刻代工厂思摩尔国际(6969.HK)自去年12月中旬起,开始一轮上涨行情。今日盘中达到90港元的历史新高,收盘价81.75港元,较12月10日收盘价涨77.9%。

  除此之外,其他电子烟品牌也在过去一年获得资本加持。2020年7月, “来烟”完成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20年8月,“MYX觅”同样完成天使轮投资;2020年12月,“LAMI徕米”获得混沌创新基金的数千万美元一期投资;1月5日,“gippro龙舞”宣布完成数千万元战略融资,投资方为劲嘉科技、同创伟业和美瑞健康国际。

  但是狂欢背后,电子烟行业背后的隐忧也逐步显现。有市场观点认为,烟业市场本身已经固化,电子烟赛道只是外来资本试图进入烟草领域的一个快捷方式,单纯的电子烟赛道已经被过高吹捧。

  一方面,电子烟初期宣传的健康概念逐渐被证伪;另一方面,监管层对于电子烟和传统香烟的监管等同趋势越来越明显。除飞机、高铁等公共交通明确将电子烟视为吸烟外,一些城市也在禁烟规定中将电子烟与传统香烟等同视之。

  此外,电子烟的“出海”前景也并不明朗。从供给侧来看,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和出口国家,供应全球90%以上的电子烟产品与配件,应该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但实际上,美国及部分欧洲国家同样在加大对电子烟的监管。

  2020年初,美国FDA发布禁令,禁止销售除烟草与薄荷醇口味的电子烟。同时,新型烟草产品需要通过PMTA(即烟草预上市申请)才可在美合法销售。到目前为止,全球仅有3家企业获得PMTA认证批准,无一是中国企业。

  悦刻作为国内电子烟行业的“带头大哥”,虽然已经销往加拿大、英国、印尼、新西兰和韩国等13个国家和地区,但全球范围将电子烟纳入审查体系是大势所趋,监管政策是随时悬在悦刻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内容版权声明:本站新闻皆为来自互联网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ydrc.cn/relxzs/20210206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