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日暴涨145%,悦刻是不是妖股?

  漂亮财报下,悦刻隐忧初现。

  作者 | 创造一下

  编辑 | Momo

  80 后女性创始人,身家暴涨 1600 亿元人民币。

  北京时间 1 月 22 日晚,国内电子烟独角兽悦刻的主体公司雾芯科技登陆纽交所,以 12 美元一股发行,开盘便暴涨 104%,直接触发熔断停盘。当天收盘时,悦刻股价涨到 29.51 美元,涨幅高达 145.92%,创下了近几个月来纽交所 IPO 最亮眼的成绩。

  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去年大红大紫的 Zoom 挂牌首日涨幅不过 72%,而曾经的“妖股”瑞幸只有 48%,唯独在疫情期间敲钟的云服务商声网,才能以 153% 的首日涨幅与之匹敌。

  一飞冲天的股价也造就了创富神话。根据《中国基金报》,创始人兼 CEO 汪莹持股 54.3%,按当前股价折算,价值 248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629 亿元),这让她一举超越刘强东,身家比王健林高出 660 亿元人民币。

  而这一切,从注册成立到登陆美股,悦刻仅用时 36 个月。

  当陈志平这个名字出现在《2020 胡润百富榜》上时,人们更多感到的是陌生。陈志平掌管的集团叫做思摩尔,目前市值近 4900 亿港元,是电子烟背后最大的“隐秘帝国”。只不过,它本身并不生产电子烟,其定位更像是手机圈的“台积电”,常年向全球电子烟厂商输出“中国芯”。

  可以说,两年前那场电子烟大爆发,思摩尔正是最主要的推手。

  电子烟看似复杂,但核心技术无外乎其中的电子雾化器,而当前的主流技术——陶瓷芯雾化器正是出自思摩尔之手。2018 年,思摩尔将这项技术投入量产,解决了以往棉芯电子烟雾化气量低、连续性差又耗电的问题,让外形时尚便携的“小烟”类产品也能兼具良好的口感。

  这直接把电子烟从“制造业”降级为“组装业”。企业根本用不着研发,当年去深圳,可以找到从烟油配方、雾化器生产、设计包装的全套解决方案,只要把注册的品牌喷上去,短至两星期就能包装出一个像模像样的品牌。

  思摩尔的存在,不仅踢飞了电子烟行业的门槛,也保证玩家们能获取到相当丰厚的利润。

  有媒体测算过雾化器的出厂价,根据思摩尔港股上市时的招股书,一只陶瓷雾化器大约 13.8 元,非陶瓷雾化器只要 4.2 元。而这样一只电子烟卖给消费者,要价高达 200—300 元。

  丰厚利润吸引罗永浩、同道大叔、黄太吉创始人等明星创业者入局。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 年 9 月时全国共有近 9500 家电子烟企业,其中大家耳熟能详的“大品牌”——悦刻、小野、YOOZ、魔笛等都是思摩尔的客户。

  电子烟挣钱从来都不是秘密,但直到悦刻提交上市招股书之前,这个行业的利润率一直是个谜。唯一的参考是美国电子烟巨头 JUUL,《华尔街日报》曾披露其毛利为 75%。

  悦刻的利润并没有如此惊人,根据招股书,从 2018 年成立至今,其毛利率一直维持在 40% 左右,大致与医药制造业相当。

  与众多亏损上市的企业不同,悦刻有着很强的盈利能力。除了第一年微亏 28.7 万元,悦刻在第二年就走上赚钱的快车道,即便是在遭受线上禁售、疫情冲击的情况下,其 2019 年净利润已近 4800 万元,2020 年前三季度净利润甚至破亿,净利润率高达 17%。

  按理说,丰厚的利润之下,悦刻并没有急于奔赴公开市场的理由。它不需要上市“续命”,况且最早的投资进入也不过两年半,还未到退出周期。更重要的是,整个电子烟行业都在刻意保持低调,公开信息很可能给公司决策带来不必要的压力与障碍。

  但悦刻并非没有危机。悦刻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截止 2020 年 9 月 30 日,公司负债率超 87%,甚至高过房地产行业,直逼金融。作为对比,电子设备、互联网的资产负债率通常在 50% 左右,医药生物只有 40%。

  问题是,伴随业务在线下扩张,这种不健康的财务状况只会愈演愈烈。

  监管禁令之下的电子烟被迫走上了“重资产”道路。过去一年,悦刻转变策略,转向线下打造“潮流空间”的概念,位于上海吴江路、北京 798 的旗舰店相继开张,品牌门店数量猛增至 5000 家。相应地,店铺租金、装修、人员薪酬都会增加运营负担,让回款周期、资金流动性面临更严峻考验。

  线下战场注定是一场资本的较量。正是迫于这种压力,悦刻才会选择在此时赴美上市。

  尽管被实施了严格的监管,但电子烟行业仍有广阔的增长空间。

  全球范围内,电子烟的接受程度已经有了较大提升。Frost & Sullivan 的数据显示,电子烟占所有烟草制品销售价值比例,已从 2014 年的 1.7%,上升至 2019 年的 4.2%,预计 2024 年将达 9.3%。

  中国是全球烟草消费规模最大的市场,现有烟民 3.5 亿,计划每 3 个人中就有一人吸烟,但和欧美约 10% 的电子烟渗透率相比,中国的数据还很低,不足 1%,而这意味着近百亿规模的增量市场。

  在二级市场,作为悦刻的上游供应商的思摩尔,市值直逼 5000 亿港元大关。

  对于电子烟而言,它唯一的竞争对手只有政策。此前,美国禁烟年龄从 18 岁提高到 21 岁;FDA 和欧盟都对香味电子烟做出严格限制,此外,一些国家开始讨论限制烟油中的尼古丁含量…

  在电子烟行业能自证安全性之前,政策收紧将成为常态。而接下来,最有可能发生的一幕是——小玩家被大量清洗,空出的市场,给悦刻这样的头部品牌提供更多扩张空间,市场不断向头部聚拢,马太效应之下,强者通吃的垄断格局加速形成。

  而在这个语境中,坐拥中国电子烟市场 63% 的悦刻,无疑就是那个“强者”,将是为数不多,甚至是唯一那个监管的受益者。

  监管杀不死悦刻,只能让它在友商的“尸体”上站得更高。

内容版权声明:本站新闻皆为来自互联网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ydrc.cn/relxzs/20210225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