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或许能改变我国老龄化逐渐深入的现状

  近年来,NMN逐渐成为抗衰老界的明星,众多国家的多个研究所都对这种物质的研究分外上心,这也是因为老年化情况越来越明显。

  按照联合国标准,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总人口的10%,或者65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7%,既将该地区视为进入老龄化社会。迄今为止,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已有21年,根据2018年的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已达到17.9%,而2019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65岁及以人口占比已达到12.6%,老龄化程度已大大加深。

  由于我国是典型的少子老龄化和独子老龄化,是独特的痛苦老龄化和脆弱老龄化,所以我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发展将会对人口可持续发展和国家财政造成巨大压力,因此面对这个现实我国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中提出“优化生育政策”,同时,还需要充分考虑老年人的养老问题。

  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部署的具体工作显示,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打造高质量的为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体系,建立和完善包括健康教育、预防保健等工作在内的多渠道、多领域扩大适老产品和服务体系,提升产品和服务质量。面对我国老龄化程度不断深入的事实,不仅需要为老年人提供医养结合的环境,老年人自己也应该提高对自己身体的关注,提升健康保健意识。一个老年人普遍带病生存的老龄化国家,注定会减少对其他方面的投入,长此以往,国家经济发展必然受限,带来恶性循环。

  其实不仅仅是老年人,对于即将迈入“老年”关口的中年人来说,也应该加大对健康保健以及抗衰老的关注,努力实现健康衰老,以免老年生活重蹈带病生存的覆辙。2020年3月,著名科技评论杂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发布最新一期的“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榜单,抗衰老物质赫然在列。

  自从2013年NMN抗衰老的功效被发现以来,短短几年间就成为科学界的赚点关注项目,哈佛大学医学院、俄克拉荷马大学、爱荷华大学、华盛顿大学、韩国科学家、伊朗科学家、日本庆应大学、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等等机构都对这种物质的研究情有独钟,原因就在于NMN可能是最接近让人类实现长寿的方法之一。作为可以高效补充NAD+含量的前体物质,其功效就体现在快速提升NAD+的含量,实现抗衰老的作用,而NAD+也被NMN功效的发现者,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大卫·辛克莱教授称之为“最接近青春之泉”的分子。

  这几年多家科研机构对于NMN的研究逐渐深入,综合他们发表的论文来看,NMN通过提升NAD+含量,最根本的逆转由衰老导致的多种老年疾病,例如造血干细胞活性下降、血管衰老、脑部血管神经耦合反应能力降低、肌肉衰老、骨质流失等疾病,一个最能体现其作用的就是大卫·辛克莱的父亲,80多岁的年纪仍然可以享受每周爬山、云霄飞车等活动,甚至还能硬拉起115磅相当于52千克的重物,而辛克莱教授本人更是经过生理检测发现年龄竟然逆生长了10年,实际年龄50多岁,生理年龄只有40岁。

  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抗衰老不仅仅是个人的事情,还是一项影响到国家发展的重要产业,不仅对于老年人来说需要抗衰老产品让自己更加健康,对于即将迈入老年的中年人来说,也同样需要这类产品实现健康衰老,不再继续带病生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bydrc.cn/nmnkeyan/2020090128.html